诸君在前战死,说是李光弼以命换来的,我在此地自刎

日期:2021-04-08 19:53:06   来源:互联网   编辑:小狐   阅读人数:906
“安史之乱”对已经登峰造极的唐王朝造成了毁灭性打击,从此之后唐朝从封建社会的顶峰迅速滑落谷底,再也没有起来。乱世出英雄,正因为这场战乱,造就了郭子仪李光弼两位名将,他们作为扶大厦于将倾的功臣而永垂青史

诸君在前战死,说是李光弼以命换来的,我在此地自刎(图1)

“安史之乱”对已经登峰造极的唐王朝造成了毁灭性打击,从此之后唐朝从封建社会的顶峰迅速滑落谷底,再也没有起来。

乱世出英雄,正因为这场战乱,造就了郭子仪李光弼两位名将,他们作为扶大厦于将倾的功臣而永垂青史。

后来的郭子仪名满天下,李光弼和他比起来,要小了很多。但是要论在平定“安史之乱”中的贡献来说,李光弼功劳最大:

“李光弼与郭子仪齐名,世称‘李郭’而战功推为中兴第一”《新唐书·卷一百三十六》

当然,战争都是凶险的,李光弼为了这些战功,也是豁出命去了。其中有一次,他就是抱定“不成功就成仁”的决心,才取得战斗胜利的。

诸君在前战死,说是李光弼以命换来的,我在此地自刎(图2)

公元759年(乾元二年)九月,史思明集结重兵南下,分兵四路,进攻河阳。

河阳的战略位置非常重要,黄河河道在这里变得较为狭窄,非常容易被驻防的部队切断。

李光弼只要是守住了河阳,就使得史思明既不能西进,也不能放手南下。

史思明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,所以才亲自带兵来攻打河阳的。他采取了南北两头的进攻方式,力图一击而中。

史思明是这样安排的,自己亲自领军在南城佯攻,而派手下大将周挚领重兵攻打中城。

诸君在前战死,说是李光弼以命换来的,我在此地自刎(图3)

看到敌人来势汹汹,李光弼这边也积极排兵布阵。他让人到南岸构筑要塞,并在河道中间的沙洲上建起了堡垒。

为了方便部队机动,官军用船只拼凑成浮桥,将三个据点连接起来。这样既可以堵住逆流而上的路线,又能在某处遭遇围攻时发兵支援。

李光弼安排李抱玉守南城,约定坚守两天之后才可以放弃,安排完毕,自己带兵来到中城。

史思明的进攻就是先从南城开始的。但是强攻了几天,南城始终坚如磐石。

史思明一看无懈可击,就停止了进攻的步伐,等待中城那边的好。

诸君在前战死,说是李光弼以命换来的,我在此地自刎(图4)

李光弼坐镇中城大营,派镇西节度使荔非元礼在前哨羊马城坚守。

一开始敌军逼城时,一路上填平堑壕,拔除围栅,而坐镇的荔非元礼却熟视无睹,不理这个茬。

李光弼一看敌人要将城外的路障都清理干净了,非常焦急,于是派人前往询问情况。

荔非元礼的回答很爽快:我军是要进攻呢,还是防守呢?既然要进攻,对方为我们开路何必要阻止他?

李光弼闻报后,不知荔非元礼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心说,那就等等看吧。

清理完路障,敌军开始进攻了。而荔非元礼这边率众出击,只是打打停停,敌退我退,并不对溃敌进行追击。

李光弼一看荔非元礼贻误战机,是明显地消极避战,就派人去斩荔非元礼。

荔非元一看监军来了,再不拼命,自己就要变成刀下之鬼了,于是大喝一声,带兵冲杀了上去。

主将亲自冲锋,号召力非同一般,一下将敌军打得抱头鼠窜。

诸君在前战死,说是李光弼以命换来的,我在此地自刎(图5)

周挚一看中城不好夺取,转而来到北城寻找机会。

周挚这一次拿出势在必得的架势,因为他知道,中城进攻失利,如果北城再拿不下,自己的吃饭家伙将会不保了。

这次他们是倾巢出动,集中了所有的兵力,希望一击而中。

李光弼一看这阵势,不敢有丝毫的大意,赶紧率军进入北城防守。

到了北城,登上城头一看,心中有数了,他对跟随的将士说:“贼兵虽多,但队形混乱,不足畏惧。过不了中午,一定为诸位破敌。”

于是一场大仗拉开了序幕。

诸君在前战死,说是李光弼以命换来的,我在此地自刎(图6)

但是打了半天,还没有决出胜负来,眼看时间已经到中午了,李光弼心里焦急起来,于是便派爱将郝廷玉、论惟贞分别攻击最顽强的西北、东南两处叛军。

在派任务时,他从靴子里掏出一把匕首,豪掷于帅案上,语气低沉地说:“现在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。我身为国家的三公,不能死在贼人手上。万一作战不利,诸君在前战死,我在此地自刎,决不只让诸君单独赴死。”

命令一下,猛将郝廷玉率军出击了。

但是过了不大一会,郝廷玉骑马往回撤了。站在城头的李光弼看到后,非常地惊骇,嘴里念叨着:“郝廷玉败退,我军就完了!”

说完就命左右取郝廷玉首级来,郝廷玉见使者前来,连忙解释道:“是马中毒箭,不是兵败了。”

李光弼于是命人为他换马再战。

诸君在前战死,说是李光弼以命换来的,我在此地自刎(图7)

这边的郝廷玉战马中了流矢,那边的仆固怀恩也遭遇了类似情况。由于敌军的箭弩如雨,官军中箭很多,队伍出现了败阵的迹象。

李光弼一看仆固怀恩父子俩要撤退回来,立刻派使者前去执法。

仆固怀恩一看使者提刀骑马而来,知道那是来要自己脑袋的,不待使者赶到,立刻下令部队冒死进攻。

最后,还是官军的声势压到了叛军,敌军溃退了。

俗话说兵败如山倒,果然不假,这一败犹如溃堤一样的一泻千里,李光弼终于取得了河阳之战的最后胜利。

“光弼连麾,三军望旗俱进,声动天地,一鼓而贼大溃,斩万余级,生擒八千余人,军资器械粮储数万计。”《旧唐书·卷一一0》

佯攻南城的史思明不知周挚已经战败,还在那里等待好呢。

“思明不知挚败,尚攻南城,光弼驱俘囚临河示之,乃遁。”《资治通鉴·卷221》

此时的史思明终于明白了,自己这方已经没有任何获胜的希望了,这才心有不甘地带着残部撤回洛阳。

河阳之战的胜利,说是李光弼以命换来的,一点都不为过。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李光弼

李光弼(708年—764年8月15日),营州柳城(今辽宁省朝阳)人,契丹族。唐朝中期名将,左羽林大将军李楷洛第四子。李光弼出身“柳城李氏”,初任左卫亲府左郎将,袭封蓟郡公。天宝十五载(756年),经郭子仪推荐而任为河东节度副使,参与平定安史之乱。乾元二年(759年),任天下兵马副元帅、朔方节度使。宝应元年(762年),命军镇压浙东袁晁起义,进封临淮郡王。次年,安史之乱平定,李光弼“战功推为中兴第一”,获赐铁券,名藏太庙,绘像凌烟阁。李光弼晚年为宦官程元振、鱼朝恩等所谗,终于广德二年(764年)在徐州病逝,年五十七。追赠司空、太保,谥号“武穆”,世称“李临淮”、“李武穆”。著有《将律》、《统军灵辖秘策》及《李临淮武记》,今已佚。《全唐文》录有其文。

  • 网友评论
返回顶部